安慰伤肾不伤肝

咸鱼。

梦间集天鹅座的线下快闪店,超级好玩!北京的小伙伴可以去玩一玩看看,前台小姐姐超级萌,还可以找到超多同担!
不过说实话,好多不知道这个游戏的,挑扇子的时候都挑青莲,说“这个最好看!”最惨的是魏宇辰(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叫成魏辰宇orz)基本没人拿,所以小姐姐们快点去拯救他吧哈哈哈哈哈哈!我全程一直在安利,觉得自己像弱智orz

事实证明但抽出奇迹,周夫人一本满足,我了无遗憾了TVT

我我我我我我,最近欧气爆棚(≧▽≦),开心!

没想到第20个就出来了,本来还想按顺序开呢!!!!还有北京今天下雪了,春天小雪emmmmmmmm,可能是我们对它不下雪的怨念导致的?

我是不是撸多了啊啊啊啊啊,第一个五星!!!鸡冻!!!

500多战就捞到了,别误会,不是我,对,就是我那个欧洲人姬友orz,我在考虑要不要绝交orz
大家尽力吸吧

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,国服的同事和日服的同事加油,我放弃了orz

*对非洲人慢慢的恶意

*心脏不好者勿入

大家好,这里小二(虽然大家都喜欢叫我二二),今天我要告诉大家一个悲伤的故事。

我刚入刀剑坑没有多久,姬友在当时我的安利下,也入了坑。但是,我们两个的肤色真的是完全相反啊,一个黑到似咖喱,一个到似鹤球。人比人真的他丫的是气死人啊。

然后在她刚入坑的大概第四天的时候,她,一!发!入!魂!
出了四小时,对,就是那个压根不存在的一发入魂,她,做到了。她是个创造奇迹的……欧洲人。

那个四小时就是某失智老人,大家开局都是一把刀,为毛!为撒子!orz当时我就哭的像个孩子一样。

后来她卖了本官方画集,然后出了园长,她笑着对我说:“有个玄学是‘买画集,出园长’看来玄学也是可以的嘛。”
嗯,只对欧洲人可以。

之前有个活动打城管掉源氏,她一次集齐。不带半点犹豫。我好气哦,可还是要保持微笑。OVO

其实这都不算啥,蛋似!刚才,她又出了一个四小时,她和我都以为是狐球,结果……确实……不是狐球!(怎么样?惊不惊喜意不意外?)

下面讲下玄学公式:
她表示:“就普通的5665,不过我当时哭了。”
对,就这么简单。

有时我也会像老三头真的那么欧吗?不过后来我又断了这个念想,肯定是欧的呀,不然为毛我没有。

其实吧,我觉得,她欧也是有理由的,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肝,没过几天就超过了比她早入坑的我。对,她不仅是一个欧洲人,还是个肝帝。再看看我,一个非酋咸鱼orz。

所以大家别气馁,没老三头,就努力成为一个肝帝吧!

啊啊啊,终于捞到了,市中的门槛都要踏破了,终于把小酒鬼接回来了!小前田带队,虽然还没有极化。orz对,我就是个咸鱼非酋。

鹅丸国永

#ooc注意#
#幼儿园文笔#
#手残党#
#短小精悍#     
大家好,我叫王晓明,大家都叫我“小明”。我是一名被时之政府聘(keng)用(lai)的婶婶。我十分爱岗敬业,关心员工,贿赂狐之助(bushi),对待上级态度良好。我工作认真,洁身自好,从不参加与黄(寝当番)、赌(赌刀)、毒(毒害刀男)相关的事业,是个很有责任心的婶婶(?)
       小明是一个非洲婶,而且还是非洲大裂谷谷主。所以她刚入职的时候,没有几把欧洲刀,而她本丸的第一把四花是鹤丸国永。
      说起她和鹤丸的第一次见面,还真有点好笑。
      那是一个天气特别好,好得让人觉得能锻出四花来,十分适合赌刀的一天。小明和近侍压切长腿部像往常一样来做日课。
       “主,还是像往常一样的all50吗?”
       “不,长腿部,今天的天气,总令我感觉我能锻出四花!所以我觉得还是换公式好!”
       “真不愧是主!仅仅依靠天气便能预算出锻出什么样子的刀!”
       “长腿部你要知道的,女人的第六感从来都很准。”
婶婶目光复杂的看着长腿部。
       “主……是130……”压切长腿部在刀匠小人鼓捣完毕后,看了眼时间,对婶婶说。
“……再来一次,我就不信我的第六感会出错。”
“是!”
然后本来只是日课的三连锻,变成了日常赌刀130……
“主!是、是320!”长腿部十分鸡冻,呻吟都有些发抖。
“快快快!加速符!加速符!”婶婶高声呐喊,显然她的心情也很鸡冻。
“主……”
“怎么了?”
“加速符,没了……”
“……那……就等吧……”
于是在漫长的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之后。
一阵樱花瓣散开,小明吃了一嘴花瓣。
“哟。我是……”
“别说!我知道,你就是那个小白脸叫……叫……叫什么来着,好像是……是白……白鹅……啊!你就是那个鹅丸国永对不对?!”看着小明一脸的‘我聪明吧,快夸我。’鹤丸默了,长腿部也默了。
先不说那个小白脸是什么,不过一听就觉得不是什么好词。还有鹅是什么鬼啊?!我是鹤啊!是能为夫妇带来孩子的仙鸟啊!是代表长寿的大白鹤啊喂!我现在爬回锻刀炉还来得及吗?!
“这可真是吓了我一跳呢,我是鹤丸国永,是‘鹤’哦!”鹤丸特意把‘鹤’字念成重音。
……
后来据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长腿部说:在后来的欢迎会上鹤丸在婶婶的“对不起”的360°无死角环绕之下原谅了她。
鹤球:我还能怎么办?当然是原谅她啊!